傅高义之子授权澎湃刊发其手书讣告:愿洞察每个国家的优点

文章正文
2021-03-30 08:13

史蒂夫?傅高义

【编者按】

当地时间12月20日,美国著名学者傅高义(Ezra Vogel)逝世,享年90岁。傅高义曾任哈佛大学东亚研究中心主任、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主任等职,精通汉语和日语,被认为是美国唯一一位对中日两国事务都精通的学者,著有《日本的新中产阶级》、《日本第一》、《邓小平时代》等著作。

傅高义之子、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史蒂夫·傅高义(Steve Vogel)亲自执笔,为其父撰写了一篇讣告,授权澎湃新闻()发表。

傅高义是美国东亚问题知名专家,职业生涯长达60年。因术后并发症,傅高义于当地时间12月20日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的一间医院内去世,享年90岁。

傅高义根据学术规范,从多角度研究了在许多国家中广泛存在的实质性问题,这使他在学术生涯中多次成为不同领域的知名学者。他最初在美国接受社会学家培训,研究家庭问题。1958年至1960年,他花了两年时间在日本从事语言研究和田野研究,由此成为研究日本社会的专家。20世纪60年代,他开始学习汉语,为去中国旅行做准备,并在之后成为研究中国社会的专家。他的研究领域涵盖家庭问题、社会福利、产业政策、国际关系和历史学。在1993年至1995年期间,他在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担任国家情报官,负责东亚事务,并且从那时起对美国在亚洲的外交和安全政策产生浓厚的兴趣。晚年,他的研究方向转向历史学,创作了有关邓小平和中日关系的重要著作。

傅高义的研究不局限于某一种方法,而是使用任何方法尽力展现事实。为了研究日本家庭,他与第一任妻子苏珊娜·霍尔·傅高义对日本社会进行深入研究,一年内大约每周采访六个家庭。多年来,他与其中的一些家庭一直保持联系,如今他和这些家庭之间的友谊已经传递到第三代人。在撰写有关中国的第一本书时,他主要依靠采访从广州前往香港的民众。在语言学领域,他充满激情、终生学习,因而精通日语和汉语。对于自己用这两种语言进行研究并发表演讲,他感到十分骄傲。

傅高义最为人熟知的是他那充满无限热情的呼声与少年般的激情。他在俄亥俄州特拉华市的一个小镇长大,是犹太裔移民乔·傅高义和伊迪丝·傅高义的儿子。他的父亲在镇中心的一家商场内开了一家男装店,他经常去帮忙。在哈佛大学和华盛顿特区时,即便身处一些偏僻之处,他依然努力对每人都保持友善态度,就像当年在小镇男装店里那样。尽管他认识到许多人都缺乏理想,但他还是会洞察每个人和每个国家的优点,这是他自己无法抑制的一种能力。他与哈佛大学的研究生和年轻学者保持联系,他们的“塾”(Juku),即研究小组,就在他位于剑桥的家中。在新冠疫情暴发前,他们定期聚会。他还主持过一个小规模的中国研究小组。几乎每年夏天他都和以前的学生、同事和“塾”成员在日本东京重聚。

傅高义是位虔诚的丈夫和父亲,在过去的25年中,他在每个假期都要在家里为他的大家庭举行庆祝活动。2020年的家庭团聚活动原定于他去世的那一天通过Zoom进行。他喜欢与朋友、家人和同事保持联系。他也没有被新冠病毒吓到,时常夸耀自己无需出门就可与日本、中国以及世界各地的家人和同事交谈。他和妻子夏洛特是互相支持的伴侣。除去要干其他事情的时候,他们在二十年间坚持每天跑步。当他的膝盖开始变得虚弱之后,他们在后二十年间一同骑自行车。在去世前不久,有一天他甚至骑车四英里(约6.4公里)。他珍视长期的友谊,定期回家乡参加高中和大学同学的聚会。他向母校俄亥俄卫斯理大学赠送了一份重要礼物,其中包括中文版邓小平传《邓小平时代》的全部版税。

傅高义是哈佛大学亨利·福特二世社会学荣休教授。1950年,他从俄亥俄卫斯理大学毕业。在美国陆军服役两年后,他在哈佛大学社会关系系学习社会学,并于1958年获得博士学位。1960年至1961年,他担任耶鲁大学助理教授,并在1961年至1964年期间的博士后阶段,他在哈佛大学研究中文和历史学。1964年,他留在哈佛成为讲师,1967年成为教授,并于2000年退休。

傅高义还是哈佛大学的机构管理者。他接替费正清成为哈佛大学东亚研究中心的第二任主任(1972-1977)和东亚研究理事会主席(1977-1980)。他是国际事务中心美日关系项目的共同发起人,并担任该项目的第一任理事(1980-1987)和此后的名誉理事。自1972年东亚研究本科专业成立以来,他担任系主任至1991年。他还曾担任费正清中心主任(1995-1999)和第一任亚洲中心主任(1997-1999)。他曾担任哈佛大学为“欢迎江泽民主席”设立的委员会的主席(1998)。他还曾担任亚洲基金会工作组联系主任,为美国联邦政府提供东亚政策建议(2001)。

凭借在日本的田野调查结果,他撰写了《日本的新中产阶级》(1963)。基于对中国多年的采访资料和阅读资料,他著书《共产主义下的广州》(1969),并获得了哈佛大学出版社的年度教科书奖。他关于日本的著作《日本第一:对美国的启示》(1979)的日文版在日本成为畅销书。在《重振旗鼓》(1988)中,他指出了美国为应对日本挑战应该做的事情。1978年中国广东省率先进行经济改革后,他于1987年应广东省政府的邀请,花了八个月的时间研究该省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状况。他的成果体现在其著作《先行一步:改革中的广东》中(1989)。他在赖肖尔讲座上的发言整理成文后成为著作《亚洲四小龙:东亚的工业化》(1991)。自1958年以来,他每年都会访问东亚,总计度过不少于六年的时间。2020年1月,新冠疫情蔓延的消息传开时,他刚好结束最后一次中国之行飞回美国。

在傅高义81岁时,他出版了《邓小平时代》(2011)。该书获得了许多奖项:2012年莱昂内尔·格尔伯书奖,由莱昂内尔·格尔伯基金会和多伦多大学蒙克全球事务学院主办;2012年伯纳德·施瓦茨图书奖提名,由亚洲协会主办;2011年国家书评奖传记类书籍入围;2014年彭博新闻最受欢迎的书籍;以及《时尚先生》2012年年度中国图书;《盖茨笔记》2012年热门读物;2011年《经济学人》最佳图书;《金融时报》2011年最佳书籍;《纽约时报》书评2011年“编辑们的选择”奖;《华尔街日报》和《华盛顿邮报》2011年最佳图书。这本书也在中国成为畅销书。

在傅高义89岁时,他出版了《中国和日本:1500年的交流史》(2019),回顾了两国1500多年来政治和文化联系的历史。傅高义希望这本书可以准确地描绘出,两国在数个世纪中相互学习的情形,同时也希望帮助中日两国领导人建立更加具有建设性的关系。傅高义还担心中美关系。

傅高义获得了关西学院大学(日本),蒙特雷学院、马里兰大学、马萨诸塞大学(洛厄尔校区)、维滕贝格大学、鲍林格林州立大学、阿尔比恩大学、俄亥俄卫斯理大学,香港中文大学(香港)和山口大学(日本)的荣誉学位。他于1996年获得日本基金会奖,并于1998年获得日本社会奖。

傅高义在世的亲人包括:一起生活了41年的妻子夏洛特·伊克斯;在马萨诸塞州剑桥的儿子大卫·傅高义;在加利福尼亚州伯克利的儿子史蒂夫·傅高义;在马萨诸塞州阿默斯特的女儿伊芙·傅高义;在马萨诸塞州戴德姆的姐姐费伊·布斯冈;还有五个孙辈。

(编译:实习生 金世元)

责任编辑:胡甄卿

校对:张艳

文章评论